当前位置::安康市邮编 > 安康市邮政资讯 > 石泉邮政局乡村邮递员赵明翠铺就一条直抵人心的邮路

石泉邮政局乡村邮递员赵明翠铺就一条直抵人心的邮路

时间:2012-07-13 10:37:04   安康市邮编查询网   访问:1279次

   根据邮编网相关报道,石泉邮政局乡村邮递员赵明翠铺就一条直抵人心的邮路,在2012年的3月,成为石泉邮政局乡村邮递员赵明翠人生的一个分水岭。

  在这之前,她是一名普通的乡邮员。11万公里山路,12.7万份邮件,14年乡邮员生涯,日晒雨淋,风餐露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是赵明翠的全部履历。

  这年的“三八”妇女节前夕,石泉宣传部干部在走基层的过程中,偶然得知赵明翠的事情,发了一个帖子到网上,赵明翠随之成为媒体追逐的对象,并在七一前夕被评为全省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赵明翠还是那个赵明翠,穿着印有“中国邮政”字样的浅绿色工作服,骑着蓝色的125型跨骑摩托车,驮着一两百斤重的邮包,穿行在崇山峻岭、沟沟坎坎之间。但外界,却开始郑重审视她这十几年的经历。这个丢在人堆里就难得找出来的女人,她的摩托车,她的船,让所有站在她面前的人,突然矮了下去。

  对这条邮路覆盖的14个村的村民而言,赵明翠这14年虽然爬坡过河无数,吃尽了苦头,却铺就了一条直抵人心的坦途。更难得的是,这样的女人,在近300万人口的安康,只有唯一一个。

  走不完的山沟过不完的河

  14个村、83个村民小组、7000余人,112平方公里服务面积,92公里邮路。4个村在深沟,4个村在汉江对岸,必须渡江才能完成投递任务——石泉最复杂最艰险的邮路,宿命般地落在了赵明翠的头上。

  上世纪80年代,在石泉左溪乡和曾溪乡还没有合并以前,赵明翠的父亲赵文山和姐姐赵明秀,曾是汉江北岸左溪片区邮路最初的拓荒者。开班船的赵文山,每日往返于左溪与石泉县城之间,被邮局视为兼职乡邮员的最佳人选。不识字的他,把邮件带回左溪后,让大女儿赵明秀代为投递。大山深沟,没有通村路,没有交通工具,一切全凭自己的肩膀和两条腿。年轻姑娘赵明秀又累又怕,送一次哭一次,死活不肯干了。1991年,初中毕业的赵明翠,回家接了父亲和姐姐的班,开始负责左溪片区四个村的邮件投递。2001年,左溪曾溪两乡合并,原来负责曾溪片区的邮递员离岗,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人,赵明翠只能接手过来,包括顺路的城关镇白火石湾村,投递范围一下子扩大了好几倍。

  曾溪镇地处大山深处,山大沟深,人口虽不多,但面积铺得大。左溪片区的立新、高坎、同庆、印石四个村,至今村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仍是一天只有一班的渡船。这样的一趟邮路,出去跑一圈,三天才能回来。为保证投递时效,不论天气好坏,赵明翠必须按时送达,中途不能随便回家,饿了吃点自带的干粮,晚上随地找农户家借宿。邮局给乡邮员配发的自行车,在不断上坡下坎的山区小道上,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在骑烂了邮局配发的两辆自行车后,为提高投递速度,1995年,月收入(下转四版)110元的赵明翠,花1500元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十几年后,这辆超期服役的摩托车实在不行了,赵明翠又自费6000元,于2008年买了一辆蓝色豪爵125型跨骑摩托车。

  有了摩托车后,速度快了不少,载重能力也大大增加。但以赵明翠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一百斤出头的体重,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要掌控这么个大家伙,还是困难重重。雨雪天气路上湿滑,骑在摩托车上脚够不着地,赵明翠经常摔跤。一旦摔倒在山路上,单凭自己的力气,赵明翠根本扶不动三四百斤重的摩托车和邮包。碰上有人路过还好,能搭把手。一个人扶不起来,又没有人经过的时候,赵明翠只能把车上的邮件一点一点地解下来,把空车扶起来了再重新装上去。冬天下雨下雪,山里又冷,油被冻住了,摩托车经常打不着,赵明翠只能停下来用脚使劲地踩,女人的力气毕竟有限,看着没一点动静的摩托车,赵明翠就在呼啸的山风和冰天雪地里等待帮助。

  有些农户住的地方交通不便,为抄近路,赵明翠要独自穿越四个火车隧道。黑漆漆的山洞,随时呼啸而来的火车,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赵明翠很多次都觉得自己要被火车卷走了。为减少钻火车隧道的危险,也为节省去左溪片区包船的开支,2010年,赵明翠花1500元,买了一艘小木船。说是船,其实跟木筏子差不多。很多时候,赵明翠一个人划船通过四十多米深、三四百米宽的库区江面。风小的时候划船要四十分钟,有风浪时间就更长,还要面对阴森的水底下,看不见的风险。

  每天载重几百斤,行程最少一两百里,骑车坐船走路,十多年的风吹雨淋下来,39岁的赵明翠明显比实际年龄老得多。腿上有狗咬过的痕迹,手上、脚踝处都是摔伤的印子,粗糙得简直不像个女人。说起送邮路上的艰辛,赵明翠只是笑,很坦然。在山里送邮件必然会碰到这些事,她早就习惯了。

  永远正式的临时工

  越穷的地方,越少不了乡邮员。

  在很长的时间里赵明翠都不知道,她是整个安康市唯一的女乡村邮递员。

  赵明翠跑的这条邮路,住户七零八落地撒在山沟里,有的又住到半山腰甚至山顶上。受地理条件的限制,一般的邮件不可能逐一入户。在赵明翠跑邮路的早期,电话没有普及,电报和信件特别多,投递有明确的时限要求。不管大风大雨或冰天雪地,只要没有封路,赵明翠都会按时出发,靠双脚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把电报送到收件人手上。

  做了十几年乡邮员,赵明翠没有过固定假期,天天都在路上奔波。虽然至今只是石泉邮政局的一名C类员工(即临时工),而且转正的希望极其渺茫,赵明翠还是把自己衣服和邮包上的“中国邮政”四个字看得极其重要。在她心里,这不仅是为乡亲们服务,也是在为国家做事。

  跟所有农村人一样,赵明翠把“国家”和“单位”看得无比神圣。只要是国家的事,单位的事,那都是天大的事。赵明翠心里每天都绷着一根弦,丝毫不敢马虎。2011年4月,一封写着“曾溪镇王丽收”的普通信件让赵明翠犯了难,6000多人呢,上哪儿找去?在投递过程中,赵明翠挨个村打听,在打听了13个村后,才终于确定了收件人。2012年1月,赵明翠拿到一份从上海寄往石泉的快递,把收信人的名字“蒋顺泽”写成了“蒋友泽”。蒋顺泽赵明翠早就认识,但为了准确无误,她专门打电话到上海发件人处,确认收件人确实是蒋顺泽后才把快递送上了门。

  地址不清,或者人名对不上号的邮件,按规定可以退回,但赵明翠每次都要不厌其烦地通过电话、短信等核实,确保没有差错后去投递。她认为,外面寄个东西过来不容易,寄的人收的人都在盼着呢,退回去再寄又得好几天,耽误人家的事不好。

  现在,赵明翠的邮包里电报绝迹了,信件少了,但农家书屋需要的书籍、乡亲们的电视购物、外面寄回来的包裹和特快专递,都需要亲自投递到收件人手中。哪怕不能按时吃饭,哪怕当晚回不了家,赵明翠都会坚持把邮件及时送出去。一些广告信件,即使明知道没什么用,赵明翠还是会一丝不苟地按照地址送到收件人手中,从不去想为此翻一两个小时的山值不值得。她说:“人家既然寄了出来,我就要尽到我的责任,按时送到。”

  2011年7月到12月,石泉山里老是不停地下雨。修十天高速的大卡车,把通村路压得一团糟。骑摩托车进一趟大沟村,车身半截都是泥巴。但村里有几个每月固定要送汇款单的,不论刮风下雨,赵明翠都按时按点送到,有几次淋得一身透湿。大沟村原村主任李长坤经常在大雨天看见赵明翠骑着摩托车从家门口经过。对这个女人,李长坤只有佩服:“一个男人都未必做得到的事,她却能坚持下来。她最大的不容易,是条件太恶劣了。不管钱多钱少,人家认定这个工作,端了这个碗,就要负责到底。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说过曾溪这个邮递员不负责任的话。”

  对于乡邮员这个工作,赵明翠这样理解:“这是我该做的事,只有做好了,心里才踏实,才不会有压力。”2008年,在村领导的鼓励下,赵明翠成为一名共产党员。把“公家事”看得大于一切的赵明翠,又给自己安上了一个“紧箍咒”,时刻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来要求自己。

  时间一长,隔一两天看见赵明翠在家门口路过,也成了很多人的生活习惯。要是几天没见到,都会互相问一问:“赵明翠到哪里去了?怎么没看见她?”对这些久居深山的人而言,很多时候赵明翠就是她们和山外的纽带,和远方亲人的桥梁,和现代世界的通道。没有了赵明翠的生活,是不完整的。而对赵明翠而言,每天不在邮路上跑,不把大家的东西送出去,心里就没底了。

  她是整个曾溪镇的亲人

  做乡邮员的日子虽然辛苦,但并非没有乐趣。其他乡邮员就曾经说:“送信这个事,只要做到负责,下乡去了,大家都很喜欢你的。”

  就是这点喜欢,这点需要,让赵明翠一辈子欲罢不能。她是左溪高坎村人,后来嫁到同庆村当媳妇,是土生土长的曾溪人。送信的时间久了,哪儿都是赵明翠的熟人。山路上碰见了,大家都要跟她打个招呼,让她骑慢点注意安全。现在,农村的青壮年大多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乡邮员赵明翠,就成了很多家庭最亲近的人。

  老人们到县城不方便,很多事就托给了赵明翠。帮忙存取款,交电话费,买种子农药、洗衣粉、食用油等日常生活用品,都是赵明翠的事情。尽管送邮件很忙,大家的托付赵明翠还是一口答应下来,瞅机会一件一件地去办。

  高坎村住户王武春,今年69岁了。两个女儿嫁到外地,平时照顾不上。三个儿子一个离婚另外两个四十多岁了还未成家,到外省打工去了,自顾自都很艰难。老人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平时就靠喂鸡卖蛋攒点钱。孩子们都不在身边,老人专门请赵明翠帮忙装了一部电话,用来和儿女们联系。“赵明翠这个女子才好呢,性子好,待人也好,我的电话就是她给我选的号给我安装的,每次也是托她给我交话费,七八年了没出过一点问题。”这个独居的老人,把电话作为和儿女们联系的唯一纽带和重要精神寄托。老人托赵明翠代交电话费,即使身上的钱不够,赵明翠找人借也要及时去交。老人对赵明翠很是感激,说:“前两天下大雨,她一早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好不好。”这个常年见不到儿女的老人,把赵明翠当成了重要的慰藉。

  对大沟村一组的刘金贵、谭庭玉老两口而言,儿女不在身边,赵明翠就是另一个不上户口本的家里人。今年67岁的刘金贵,从中铁一局铁一处退休后,单位每次寄来的工资汇款单,都是赵明翠给他们送到手上。老两口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交给赵明翠,让她帮忙去存,顺便在县城留意个二手房,将来要给儿子住的。拿着老两口的身份证和6000多元现金,赵明翠提出给他们打个条子,两位老人一口回绝了。钱存好后,赵明翠把身份证、存折和零钱还给两位老人,因为他们都不识字,还专门找了一位中间人,所有东西当面一一点清。帮老人找房子的事,赵明翠也没有放松。一有时间,她就在城里四处打听。知道老两口经济不宽裕,赵明翠想给他们找套物美价廉不用装修的房子,进去就能住。

  对赵明翠,谭庭玉老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怜爱:“我一直把她当姑娘一样的。她对人又诚实,又稳重,又热心。看她每天吹风淋雨这么跑,下雨天整个人就跟水打了一样,我也心痛得来不得。有时送东西到这边刚好要吃饭了,喊她来吃,她还客气不肯来。”

  对很多曾溪人而言,赵明翠是大家的熟人,更是所有人的亲人。她这些年的辛苦,大伙心里都有一本账。到了饭点,看见赵明翠,都要喊她进去吃点。天冷了,喊她进去烤烤火,暖和一下再走。天黑了,就留赵明翠歇在家里。赵明翠的包里,总是装着大家送的土鸡蛋、腊肉、水果和自家种的菜。赵明翠骑摩托车过渡船,船上的人总是主动地帮她推上推下。大家的热心,让在风霜雨雪中忙碌奔波的赵明翠很是感激,她说:“乡亲们都把我当做亲人看待,吃饭就给我舀一碗,有菜就给我装一包。大家都对我这么好,我更应该好好跑,按时把邮件送到。”

  但更多的时候,赵明翠选择自己带点干粮带瓶水,饿了就在路边吃点。“别人也很不容易的,我不想去麻烦他们。” 亲人之间的理解和关爱,让赵明翠艰辛的乡邮路充满了温情,也成为她这些年坚持跑下去的动力。